器有着行云流水的纹理,质朴的手感,所以它的美是感性的。那么,木匠工具的美丽则是理性的:精细的分类,严谨的技术要求,还有千锤万凿后的光泽。
  走入一个木匠的工作坊,在一片看似杂乱无章中,在散落的木屑间,那些工具却常常摞得整整齐齐。锤子郑重地站着,厚薄不一的凿子排排坐,淡定地等着干活的刨子…… 从测绘的鲁班尺、墨斗、规,再到切割的斧头、锯子、凿子、铲子,还有刨子、钻、锉等打磨工具,应有尽有。
11.jpg
12.jpg

鲁班尺:能测吉凶的尺子  春秋时代的鲁班是木匠的祖师爷,相传许多工具都是他发明的。以他命名的鲁班尺,一般认为全长42.9厘米。不过故宫收藏着的鲁班尺就有46厘米,也很接近古时的记载。
  后来,又根据风水学加上可丈量吉凶的八个字 :“财”、“病”、“离”、“义”、“官”、“劫”、“害”、“吉”。如果尺寸在“财”、“义”、“官”、“吉”这几个字就是吉利的。但也要看情况,如百姓家的门最好安“财门”和“吉门”,“官”字宜安在官府衙门。
13.jpg
14.jpg

斧头:老木匠的身份证
  以前的老木匠,出门兜里都揣一把斧头。一来可以防身兼辟邪,二来是亮明身份的法宝。一言不合,就拿出老斧头。劈、砍、剁、抹、砸、搂、截,干起活来虎虎生风,犹如劈山开岭。加上常年累月磨砺出的光泽与纹理,人们自然不敢轻视木匠的手艺。
  斧头一般分为单刃和双刃两种。单刃是木工常用的,刃子一面就用来劈砍。双刃斧头又叫锛子,用于房梁等大件的初期加工。斧身得熟铁打制,好磨,且有韧性。
15.jpg
墨斗:以母爱为名
  墨斗也是件很有趣的工具,主要用来画直线、做记号和当铅锤。一共有墨仓、线轮、墨线、墨签四部分。当木匠转动线轮,细线经过蓄墨的墨仓,染上墨色,又从另一侧的小孔徐徐牵出,固定在一端。这时轻弹起中段,便可印出直线。所以墨斗也叫“线墨”。
  墨线一端会有个小线坠,用于勾在木头上固定,叫做“班母”或“替母”。相传鲁班刚发明墨斗时没这个小东西。每次干木活时,都只能让他年迈的母亲帮忙压线头。他很不舍得母亲辛苦,后来受到钓鱼杆的启发,安上个小钩解决了问题。母亲去世后,孝顺的鲁班每次弹线时,都会想起母亲帮自己压线头时的身影。于是,小线坠也称作“班母”。
16.jpg

锯子:经得起修理的才是好锯子
  锯子用于开料,截料和开榫。刚买回来的锯子不一定好使,还得自己修理。所以锯子,三分看材质,七分看修理。
  锯的核心是锯齿。锯子不同目的,齿形和锯路也不一样。像拿来开料的大顺锯,也叫“二人抬”,齿距比较宽。从样子上来分,有框锯和板锯。简单讲,框锯就是带木框的锯,板锯的锯板比较宽,安上一个锯把就可以了。
11.jpg
12.jpg

凿子:用两个小方角走路
  凿子有一个庞大的家族,包括了凿子、凿铲、扁铲。区别在于,凿子比较厚,木把上有铁箍。扁铲比较薄,木把比较长而且没有铁箍。凿铲则是中间值,下面比较像扁铲,上面是有铁箍的凿把。它们都可以和锤子配合一起用来凿眼、挖空、剔槽等。
  一般一手握紧凿子,垂直于木头,另一手拿锤或斧头,锤打凿子。运凿时,要把凿子像人走路一样,用两个方角“之”字形地运到准确位置。
11.jpg
12.jpg
刨子:这一家人多到数不清
  刨子比凿子样式更多,没人说得清有几样。主要由金属锻制的刨刃和木制的刨床两部分组成。不同种有不同功能,可以对木料粗刨、细刨、净料、净光、刨槽、刨圆、刨正等等。
  一般都是木匠自己做,没有特定的尺寸,但是也讲究得很。首先必须得选不易变形又耐磨的硬木。还有刨刃的安装角度,一般是45度斜角。刃末端与刨底之间的虚角一般是5度左右。角度大了不耐用,小了又会打滑。


11.jpg
12.jpg
这些传统木匠工具,由世世代代的木匠传承和丰富下来。每一把工具,都带有木匠的个人印记,也让人对木器更亲近。因为它有理性的美,能让感性的器物更趋于完美。有时候,感性的美需要借助理性的引导。
1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