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扇文化可说的东西太多,长期关注盛风的朋友们都知道,盛风尽量挖掘各种各样关于扇文化和传统文化的内容供大家阅读,避免大家觉得乏味或者反复阅读同类文章,但是盛风也要照顾许多新关注的朋友和众多刚刚入手或想要入手扇子的朋友,所以也会不定期发一些普及类文章,但是盛风保证一定不会“炒冷饭”,每次都一定会有新东西。此外,前段时间有朋友反应,表示想多看看盛风的扇子,所以,今天我们推送的文章中的图片会以最近盛风反响很好的一批宫扇为主,也算是跟下面的折扇主题相错开,让内容丰富一

些。

折扇,古称折叠扇、聚头扇、撒扇。而它的历史也是中西文化交融之见证。宋代,日本和朝鲜的折扇是中国进口的贵重手工艺品,有的作为该国使节或僧侣觐见中国帝王的礼物,博得中国社会文人学士们的赞赏。而日本的桧扇,起源于中国流传到日本的笏。原来,公元七世纪日本宫廷模仿中国宫廷的礼仪,百官在朝会时手执以桧木制成的笏,上下叠成几片,以五彩丝线贯组,笏上贴纸,书写上奏天皇之事,就如同当代的记事本或备忘录。

笏发展到后来,就成为桧扇,到宋代列为日本宫廷礼仪的规范服饰品。如果宋时的中国人也认为折扇是舶来品而不取其长,或照搬过来一味模仿,恐怕就不会有后来的中国折扇之繁荣了。所幸,中国宋代的匠师在学习日本、朝鲜折扇长处的同时,又结合中国盛产竹子、宣纸的特点以及雕刻、书画等传统艺术特色加以发展。在扇骨上,以名贵的湘妃竹、棕竹取代桧木、白松木;两旁的扇柄雕刻诗词字画,扇头下垂饰玉器扇坠或五彩丝线编结的流苏。同时,在洁白的宣纸扇面上题词作画,提高了折扇的艺术水平。

到明清两代,折扇普及到了民间,更成为书画、雕刻、刺绣、髹漆、装裱、剪纸等艺术融于一体的手工艺品,充分发扬了中国民族传统艺术的特长。扇面以上矾的宣纸制成,装裱讲究。董其昌、文徵明等书画家在扇面上有不少佳作,使画坛上一时有“小品胜于大品”之说。扇柄和扇骨更以象牙、檀香木等制成,雕镂也更加精巧,有的扇骨饰以髹漆,或镶嵌螺钿,五彩斑斓。

扇头的式样有竹节、如意等近百种之多。固定扇头的钉铰,虽然小如豆粒,但以牛角、铜、金、银烫印或铸造而成,式样也各不相同。橄榄核和核桃雕刻的扇坠更令人惊叹不已。刺绣扇袋,既美观,又起到保护折扇的作用。这样,明代以后,中国的折扇反而大量出口到日本,以至于到康熙八年,日本朝廷为了节约外汇,不得不诏令禁止中国折扇进口。

明代正德年间后,中国折扇远涉重洋,流传到欧洲,很快成为欧洲宫廷贵妇们最时髦的饰品。如同宣德年间中国官吏们在朝会时互相鉴赏袖中所怀的折扇一样,在17和18世纪的法国巴黎凡尔赛宫殿舞会上,盛装的贵妇们也纷纷欣赏各自手执的折扇,而引以为荣。西洋人欣赏东方文化的异彩,但决不会跪倒膜拜。对小小的折扇,也进行了他们的改造。

当时欧洲国家的造纸手工业远远落后于中国,于是西班牙便以细嫩的牛犊皮和羊羔皮作为扇面,有的还喷洒香水,称为香皮扇。法国的折扇以雪松、椴木、珍珠贝、玳瑁等为扇骨,雕镂玲珑剔透的涡旋纹、玫瑰花、卷曲的簇叶等“洛可可”图案。到18世纪,欧洲宫廷内流行彩色铜版画印刷纸折扇。一把折扇,也展示着文化互惠、变化创新的历史经验。

折扇由扇面和扇骨构成。扇面以其本身材料,加工和装饰来分,有纸扇面和绢扇面两大类。纸扇面可分成素纸扇面、色纸扇面、发笺扇面、金(银)扇面、混金(银)扇面和集锦扇面等小类;绢扇面可分为素绢、金(银)绢和色绢三类。扇面虽是书画载体,但也因其制作精细之不同,风格之差异,各有不同的艺术观赏价值和经济价值。

时至今日,明代的扇面书画已属凤毛麟角,即使出自不知名的书画家之手,也是相当珍贵的。清代与近现代作品既要分辨是否名家所作,更要看其水平和品相。近年来出现了一种新的收藏趋势,凡品相好,书画精细亮丽的成扇,不管作者名头多么小,只要能在名人辞典、书画家名录之类的资料中查得到,都会受到藏家欢迎。

除此之外,考究的折扇还应配有扇囊和扇盒、扇箱。老扇囊皆采用手工锦绣,以缂丝为贵。扇盒纸、木制皆有。扇箱均为木制,以金丝楠木、樟木为宜,二木文气十足,且又有驱虫之效,是制作文房用具的首选之材。

通常,在人们印象中,喜欢收藏折扇的都是四五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或者是画家、书法家等文化从业者。但专家表示,折扇收藏群体开始年轻化,其中不乏“80后”、“90后”的身影。折扇作为传统文化的载体,如今能够重回年轻人手中,是社会文明发展的表现,也体现了一种文化归属感,因为小编也是这批“年轻队伍”中的一员,从小编的角度来说,玩扇、赏扇其实更像是一种骨子里的情怀,华夏千年文化源远流长,正是无数代人的努力,才使得优秀文化得以保存,扇文化亦是如此,一代人老去,必定有新一代的爱扇人兴起,使之不断传承,得以发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