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草一席

传承千年

编的,是手艺

用的,是舒适

凉的,是沿袭


   在物质生活还不富裕的以前,草席因其天然环保、柔软耐用,成为每个家庭在夏季的必备之物。如今,家家户户住在空调房里,草席则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野。

   草席的历史,可以追逐到千年之前。在科技还不发达的时间里,草席是夏季佳品,取材环保,耐用,清爽透气。

    浙江宁波市鄞州区古林镇是我国“草席”的发源地,有着上千年历史。如今却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60、70乃至80余岁老人在传承这一手艺,而且人数逐年减少,已到了青黄不接、濒临失传的境地。

手工编织草席非常辛苦,一条草席的制作有十几道工序。最主要的一道工序就是织席。织席人以麻线为经,以草为纬,以一张1.5米宽的草席为例,需要92条“经”和4000多条“纬”。

编织则必须以两人为一组,配合默契。一个人坐在席机的正面,进行压筘,另一人坐在席机侧面叉草。筘重达17、8斤,必需将其用力压下编织出来的草席才紧实耐用。整个过程,十分讲究悟性和手感。有些人做了一辈子,却依然无法做出完美的作品。

制作草席的手工织机当地人称作席架,宽不足1.7米,架高1.3米。席架多用柏木制作,但扣必须用材质细密、坚硬的青冈木,扣上从左到右的92个小眼历经麻线反复磨勒数十年,而不会有大的损伤。青冈木很重,下压时形成的力量很大,席子才可能织得紧密。

漫漫数十余载

手上已磨出茧子

渐渐衰老的,不止制席工具

还有,千年的传承

1954年时,周总理指名古林的“白麻筋”草席作为国礼,赠送给参加日内瓦联合国大会的各国首脑,从此,“古林草席”名声鹊起。

旧时,百家卖席的席市是黄古林最绚丽的标志。

如今,万家做席的景象已不复存在,延伸出来的是我们对这份手工草编遗产的珍视和传承。